首頁 >  女朋友日出水了的視頻 >  協會動態 >  領導講話 > 鄔書林:知識服務需要尋找新的平衡點

鄔書林:知識服務需要尋找新的平衡點
來源:中國出版傳媒商報      2019-05-14 16:07:47      瀏覽次數:       [ ]

打印 收藏 分享到:
 
    4月25日,在愛思唯爾聯合南京大學圖書館、浙江大學圖書館共同籌劃及舉辦的第7屆電子圖書論壇上,中國出版協會常務副理事長鄔書林發表了《與時俱進,做好知識經濟服務——尋找平衡點》的演講。就知識傳播過程的轉變、知識服務的發展及出版商如何轉型以適應新變化等話題,本報記者在會議間隙專訪了鄔書林。

 

■中國出版傳媒商報記者   渠競帆

鄔書林表示,信息技術的飛速發展給圖書館和出版業帶來了眾多革命性變化,知識服務水平正在與時俱進。其中最重要的變化就是理念更新了。隨著大數據、人工智能和區塊鏈技術的發展,書和刊的界限正在融合打通,圖書館和出版業由過去的出書出刊和用書用刊,轉變為以人類已有知識為基礎,對知識和信息的標引和溯源提供解決方案。除此之外,在信息技術革命的條件下,已形成匯聚作者、編輯、評審人于一體的科研社區,科研服務更加精準,數字化載體形式大幅增長,知識版圖迅速擴張,大數據平臺加緊建設,知識傳播速度越來越快,知識生產成本卻越來越低。圖書館和出版業的影響和作用日益重要。

近幾十年來,全球STM出版市場規模出現了實質性增長,世界科研生產重心不斷漂移。得益于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科教興國的基本國策、相對健全的出版體系和研發投入的穩定增長,中國知識服務正在不斷發展。

據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統計,目前中國的研發經費與歐盟30國的總和持平,逐步接近美國;據SciVal/Scopus統計,2018年中國科研論文數量為59萬篇,僅次于美國的68萬篇,位于全球第2。2008年至2018年的10年間,中國科研論文數量占全球科研論文數量的比例從12%增至19%;被引次數處于前1%的論文高被引論文數量占全球高被引論文數量的比例從6%增至34%,僅比美國低2個百分點;尤其在數理化3個學科領域,中國作者高被引論文占全球高被引論文的比例大大增加。此外,中國科研資金及研究人員數量也在持續增長,拉動了科研產出。

然而,中國對科研文獻支撐的重視程度與歐美國家相比仍有較大差距,且科研質量的改進速度遠低于科研數量的增長速度。鄔書林說,“一個國家GDP的3%用于研發,其中的2%用于文獻支撐,國家的創新能力才會有保障。”目前美國的研發投入是2.78%,歐盟是3.1%,而中國2018年的研發投入只占2.18%,今年可能會漲到2.32%,預期2020年研發投入占比將在2.5%以上。

信息技術的發展促進了知識的生產,科研產出的增加則需要更多科研投入以滿足發展的需求。隨著知識傳播過程的轉變和知識服務需求的增長,學術出版商也在尋求自身角色的重新定位。鄔書林表示:“當一個行業提供的服務是不可或缺的,就不用擔心它會消亡。我堅信只要我們把知識服務做好了,我們這個行業一定是與時俱進的,關鍵是要準確把握學術出版的本質功能。”學術出版要充分發揮注冊登記創新成果、學術出版質量控制、知識、信息廣泛傳播、長期保存和提供知識解決方案這5項本質功能。對人類已有知識和創新出的知識,在注冊登記的基礎之上進行質量控制,質量控制后再做加工,從而幫助科研人員,推動科研發展。

很多如愛思唯爾這樣的領先的學術出版商近些年已緊跟信息技術發展的步伐,完成由出版商向信息分析公司的轉型,體現了從單一的知識傳播者向知識服務提供者的角色轉變。新時代的出版商要與科學家們一起,對各類信息、科研數據進行認真鑒別,發表有價值的科研論文;對圖書、期刊提供后臺支撐,逐步打通圖書與期刊的界限,在技術、內容、方法和產品形態上進行革命性的變革,借助新技術,實現古今中外知識和信息的瞬間抓取和分解,為科研人員提供所需的知識服務。“出版商區別于大眾媒體的本質就是提供精準、可信、便捷的知識。這項工作是需要投入的,且必須有專業水準。”鄔書林說:“出版商的工作就是要幫助所有需要知識信息的人節省時間、更方便地使用。”

鄔書林還分享了一個成功轉型的例子,不列顛百科全書公司(The Britannica Group)從20世紀80年代開始向數字化學習方向轉型。雖然現在已經不再出版紙質版《不列顛百科全書》了,但這家公司依托原有的知識和數據開發了針對中小學生、家庭、學者、社區、教育工作者等不同群體的精準知識服務,提供課程產品及語言學習課程,目前該公司收入翻了兩番,人員減了一半。

對于普遍關注的開放獲取問題,鄔書林認為,“我們要在科研論文免費開放和商業運作之間找到一個平衡點。要意識到,不要錢的東西是沒有價值的,做數據庫一定要進行商業運作,不進行商業運作就不可能成功。”以美國化學學會為例,該學會每年都會給旗下的出版社提供5.8億美元的資助,該出版社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走商業化運作道路,做知識數據庫,現在知識服務做得風生水起。鄔書林說:“只有認認真真投入,才可能有回報。如果所有東西都不要錢,那么就沒有人去做了。其實OA本身也是要投入的,只是商業模式不同。所以出版商與學術界都應把握好這個平衡點,做好知識服務。”

中國政府對知識服務領域的發展高度重視,正在推進從出版大國向出版強國轉變。去年,中央深改委第五次會議專門研究加強和改進出版工作,研究深化改革加快中國科技期刊的發展問題。提出到2030~2035年中國學術期刊進入世界一流水平。日前《加強和改進出版工作的若干意見》已經下發,科技期刊改革發展的文件正在審核之中,中國出版業現在到了一個關鍵期。對此,鄔書林表示:“圖書館界和出版界要有戰略定位,下大力氣共同做好知識和信息的有效使用,發揮好知識服務的作用。中國要改變在世界文化、科研等領域的地位,不是五年十年的事情,但是中國人一旦奮起直追,可能三四十年間就會有重大改變,這個過程需要圖書館界和出版界參與進來,在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的進程中做好知識服務!”

 

上一篇:柳斌杰:閱讀成就夢想 出版永葆活力
下一篇:柳斌杰:在全民閱讀中堅定文化自信

Baidu
sogou
6个平码怎推算下期